新笔趣阁 > 女生小说 > 九皇缠宠,萌妃十三岁 > 贪莲少年(三)
    这时,挂在越女族祭塔下方的百十个红皮腰鼓发出一阵的沉重响声,它猛碰撞在木桩子上,那一片片编织的彩带亦无风骤然飘起,越女族空旷的上空听见咚咚咚咚,咚咚咚咚……
    那道黑影似疾风掠影、似暗夜鬼魅穿梭在人群之中,只见随着那如地动山崩的声响,他动作矫捷得像是在黑暗之中,闪电似移动的怪物,唰地越过了冷氏族人,冲进了蛮夷族中。
    蛮夷人只道是件古怪暗器,不敢伸手去接,忙向旁边避开,不料这猛冲过来的东西竟然是活的,他在半空中一扭身,便扑在了一个高举砍刀的壮汉背上。
    众人这才看清,原来竟是个人!
    而且还是一个手脚干瘦如材、面罩着一张越女族恶鬼面具的孩子。
    他灵活已极,双臂软软、却紧紧禁锢住那壮汉的颈部,双腿一撩,便交缠于他胸前,整个人像一只灵巧的猿猴一样挂在他身上。
    壮汉双手急抓,可是他出手虽快,那那孩子却比他更快,他每一下抓扑都落了空,旁人但见他双手急挥,便冲过去帮忙,在壮汉的背上、胸前、脸上、颈中乱抓乱打,但人越多便越乱,那孩子就这样游梭在众人之间,游走不停。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”突然一声惨嚎响起,众人一顿,只见先前的壮汉色如癫狂,满目狰狞恐怖,一只手使劲地捂按着青筋突起的颈部,嘴里不住地痛声尖叫,他想阻止,但那如泉喷涌出炽热鲜血却不受控制地溢出他的指尖,血流了一地。
    再一看,那已跳跃至一条彩旗杆下的孩子面具的嘴中,正叼着一块红腥腥的肉块,不用想也知道,这突如其来的肉是谁的,他佝偻的瘦小的身子,晃了晃脑袋,将那块肉吸进嘴里,小嘴张阖着一口将其含在嘴里,嚼了嚼,却最终没有吞下,而是将酸肉十分嫌弃地呸吐了出来。
    众人面色惨白一片,胃酸不断地翻涌着,几欲呕吐,而越女族的一等人则看傻了眼,连逃跑一事都给忘了。
    蛮夷族人不是没有吃过肉,但那绝对是饿得没有办法,为了生存才将死人给煮食了,但谁也没有试过从活人身上取肉食之,因为这简直完全就是灭绝了人性。
    而如今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,有人就这样平静而理所当然地做了,而且是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,这画面简直太冲击眼球了,也太冲击众人心灵了。
    他们嘴里不住地喃喃直呼:“怪物——这是哪里来的怪物——怪物——”
    到最后,他们都愤怒了,便齐齐围拢他,跺着脚,嘴里狂嚷着:“杀了他!杀了他!”
    “杀了这个怪物!”
    那孩子歪着脑袋,木偶机械似地偏过头,从面具下透出的一双幽深眼眸,完全不似人,仿佛被瞳仁的红溢满,完全没有了眼白,带着地狱般归来的恶意。
    他舔了舔嘴角的血迹,桀桀桀桀地笑了两声。
    撕杀再次激烈地展开,只见每一次残影刮起冷风,便迸射出夺命的凶光,每一次的光芒一闪,都有血珠喷洒,随着血珠四溅带着血花,四下飞溅。
    在一群混乱之中,冷霍等人则守望相助,迅速退离这场战争,他们的对手个个都是有着矫健壮硕身材的蛮夷人,他们自知不敌,便一狠心,将剩下的一切都全部交给那个孩子。
    那个——怪物!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寂静的空气响起一声如同干匹布帛一起被撕裂似的声音,孩子左右张开的双臂就这样软软地垂下,身前一个身上喷溅出大量的血,他不避不躲,便是那样一身是血地站在那里,。
    荒凉凌乱的地上,全是浓稠之极的血,在晚霞红光之下,鲜血泛着一种异样的红色。
    他的站姿很奇怪,整个人像老人一样驼弓着,双臂垂软于身前,双膝弯曲着,他脸上罩着那张越女族高悬在祭塔之上的恶鬼面具,一张尖叫泣血满是诡异图腾的鬼脸,接着,他那瘦小的身子尝试着挺了挺僵硬的背脊,就像要将那弯曲的弧度,一寸一寸地掰直。
    然后,他再一点一点地、缓慢、古怪地伸直了身子。
    逆着光,他在一片狼藉的尸骸中,就像一只曾匍匐在地上看人的野兽终于学会了如何像人一样站立。
    后方,一个个相互拥挤在一块儿的越女族人们此时早已懵了。
    越女族族长脸色惨白,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,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。那个被他一掌就能够掴倒在地的瘦弱孩子,竟突然变成了一个这么恐怖的怪物,杀掉了全部蛮夷族人。
    对所有人而言,这简直就是一场难以置信的噩梦!
    ——
    沼泽湖畔,一道瘦小的身影正蹲在一处水洼处,面无表情地用泥水擦拭着身上沾的血渍跟伤痕,这时,扑腾扑腾,一只白糯小手捏着一块小帕巾递到了他的面前。
    他偏过头,看都不看一眼,便冷嗤一声,粗鲁蛮横地推开了。
    那一道捏着小手帕的矮小身影圆滚滚地退了一步,她蓦地抬起头,小姑娘约三、四岁,那秋水般澄明的大眼可怜巴巴地眨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哥哥,擦。”脆生生的声音透着委屈跟讨好。
    “滚——”又过了几年,十一岁的贪食冷着脸,一掌直接拍进泥水之中,泥点跟水花因此溅了小姑娘一脸。
    “呜哇哇——”小姑娘愣了一下,低头看着自己今日刚换的干净的衣裙,终于忍不住,张嘴一下便哭了起来。
    贪食不耐烦的横过眼:“你想被我吃掉吗?!还不赶紧滚——”
    小姑娘懵了一下,撅起小嘴,反驳地抽噎不已:“你不会吃人的,你、你救了我们冷氏一族,你、你是好人,呜呜——萩萩——”
    “萩萩,你怎么了,是他欺负你了吗?”穆英听到萩萩的哭声,从不远处冲了过来,少年眉目生怒,一冲过来便想推开贪食,不想,却反被贪食直接踢进了水里。
    “哥哥——”冷萩被吓了一跳,泪水在眼眶内打圈,脸有些发白。
    “噗——”穆英不慎啃了一口泥,他爬起来使劲地抹嘴。
    贪食抬头不屑地瞥了他一眼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了?”冷萩亦想跳进水里,却被穆英喝止住了。
    “妹妹,快去族里找娘跟爹!我来挡住这个灾星!”
    冷萩愣住,捏着衣角眨巴眨巴眼睛,不知所措。
    贪食一直看眼前这两人不顺眼,原因很简单,一般不幸的人都不喜欢看见比自己幸福太多的家伙。
    他知道这两人的爹娘一直生活在宛丘外面,因为冷萩的娘嫁的是一个外族人,这一次回宛丘,只为回来看望年迈的阿母阿娘,这才带着这一双儿女回宛丘探亲。
    据闻,他们一家可能会部分留下来定居。
    宛丘外面?
    贪食对这个词的慨念很模糊,却亦很向往。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在外面是可以吃饱、穿暖,在他小小的心中,外面的世界,不会经常因为食物的问题各族四处侵略别的部落,所以他可以不用天天杀人,不用被阿爷跟族人将他辗转送于各族求生存,他不用当一个战斗怪物,他不用天天被人用异样眼光看着、害怕着、戒备着、厌恶着……
    总有一天,他会到外面的世界去的。
    回到族中,所有看到他的人,都不自觉地躲闪避开,贪食此时已由司转换成了始,他不知道自己之前干了些什么,只是奇怪自己怎么会在外面胡乱游荡,便垂着头,不安地径直走到阿爷的茅屋,他便听到屋内阿爷说话的声音。
    “族长,再这样下去不行啊,咱们的族人越来越少,只怕最终等不到她回来了!”
    贪食脚步一顿,知道阿爷跟族老们正在商议正事,怕被发现,便瞥了一眼垂落的门帘,侧身避于其后。
    “不!一定可以等得到的,无量道人说过,她一定会出现的,只有她出现,我们一族才能够摆脱如今这种境地,才能够复仇!我们腾蛇一族恨,不死不休!”
    里面阿爷的声音是如此的用力,带着一种沉重的哀恸,却又是那样的坚定不移,就像他要等的人是他一生全部的信念跟敬仰,值得他为之付出任何代价。
    贪食双眸像被水洗了一般,萦绕着水雾烟气,却又渐渐恢复了一双澄潋通澈的纯媚之色。
    他不习惯偷听别人说话,便面露愧赧之色,悄然退了出去。
    他漫步独自走到黑森森的枯林间,仰头望着天空那一轮若隐若现的月亮,喃喃道:“阿爷要等的人是谁?”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也总觉得,我好像也在等一个人?”
    过去的记忆太过模糊也总是断层,他很多都不记得了,甚至包括在危机时候出现的另一个凶残的自己。
    对于被阿爷他们期待并憧憬的那个人,其实贪食也在脑海之中偷偷地绘画过无数遍,他觉得,她若能够拯救全族,那么她也一定会拯救他。
    可是,他不知道的是,当后来的他真正遇上她的时候,他却没有能够将她认出来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刚杀完一拨一路胆敢肖想调戏他的人,司十分厌恶地撇下眼睫,盯着水面上自己那一张水媚而纯美柔弱的面容。
    已经十八岁的他,因为在宛丘的环境,虽然长得高,却较一般人颀长瘦挑,腰身极细,再加上面容上的几丝弱气,总是莫名其妙地吸引一些麻烦。
    就因为长了这么一张蠢脸,自贪食离开宛丘之后,司便不得不一直频繁地不断地出现杀人清道,否则始这个蠢货早就被人折腾得不成人样了。
    他冷嗤一声,随手捡起地上的幕蓠罩在脸上。
    这是他看到一个中原女子这做,便有样学样地窃取一顶而来。
    危险一过,很快始便自动“醒”来。
    原来这就是中原啊,除了一路上令一群烦人的苍蝇,这里的生存环境的确比宛丘好上太多了,这里的天空是蓝的,水是干净无杂质的,好吃的好玩的,形形色色,的确能够令人乐不思蜀。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是始出来的原因。
    没错,这一次从宛丘“偷跑”出来,是始的主意,并非司。
    能让一向胆小怯懦的始做出这个勇敢胆大的决定,自然是为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。
    他这一趟看似是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,实则不然,他是出来找一个人的,找那一个在他心中已中默默记住了好多年的人,却始终不知其颜,不闻其名的人。
    他会找到她吗?
    始有些茫然,亦有些沮丧地漫步在“九渡”位于峡北朝南的一处江阴渡口,“九渡”平日客运商贩来往密集,人来人往,此渡建筑于运河上源,以圆卵石基砌以幢幢河上建筑,一弯一座造型典型奇特的圆拱桥接一弯一座,如飞虹般的雕梁槿垮大桥,亦有娇小玲珑的玉环似的石拱桥,曲线优美柔和,置身桥上,清流可掬。
    这些都是始从不曾见过的颜色跟风景。
    但并非他来此的原因,他是无意中听别人提起,“九渡”有一个十分盛兴的算命街,在这条街上有不少奇人异士能够帮人预测祸福、寻人觅亲、看相算命,他这才专程地一路找过来的。
    看到前面那一片摆摊算命的,他听到旁边有人聊起说算命的相师能够测定一个人的前世今生,还更能够预测祸福,打算去试一试。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避开人流,站在一处角落眼睛四处游巡,挑了许久都不知道该选哪一家试,这时,听到一道清冽如冰、却平静似水的干净声音传来。
    “我算一卦,是一金。”
    因为声音有别于周围那些闹腾的粗杂声音,他眨了一下羽翎长睫,好奇地望过去,却见一张过于简单的木桌前,有一个人端坐笔直,替一位美妇人在算命。
    因摇动的幡布遮挡着,所以他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坐的那个人的模样,但凭那把稚脆的嗓音,他猜应该是一名很年轻的妙龄少女。
    一金啊,据他对中原人金钱的算法,一金这应该算是很多很多的钱了吧。
    所以也难怪四周的人闻言顿时都陷入一片鸦雀无声——
    好,好狂妄,好敢狮子大开口的人啊!她难道就不怕算不准了,人家这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美妇人将你的摊位拆了?
    那名美妇人显然亦是愣了一下,她走近几步,仔细打量了那人两眼,想了想道:“好,本夫人便睁大眼睛看看你一金的本事!”
    他很天真地想,她这么镇定应该是很有底气吧,就不知道她算得怎么样,听别人议论,干算命相师这一行,越年老越能够令人信服,本事亦越高,她这么年轻,怕难以服信于人吧。
    只听,她直接对那美妇人道:“你夫君八字寡毒,生平只有三灾三祸,妻妾桃花甚多,但寿命却不过三十载,当然若你将他带来当面观相会更准确一些,而你的八字则旺夫多子,姻缘有二,一则不顺,一则却是平步青云。”
    贪食始有些呆,他虽然没有很听懂她话的意思,不过……这样说的话,肯定很惹恼那个美妇人吧。
    果然,那名美妇人闻言,便直接气极瞪眼,一掌拍在她的桌面,勃然大怒道:“你——你竟敢诅咒我的夫君!你、你可知道今日便是他三十岁的生辰,你——”显然被少女那番“胡诌乱扯”的话给气岔气,她深吸一口气,便指挥着身后的家丁:“来人,给我砸!狠狠地砸!”
    贪食咬了咬下唇,不知为何,突然有些担忧那名声音很好听的少女。
    但他所担忧的事情最终并没有发生。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今日定有分晓。”少女始终沉声静气的模样。
    “你——你!”那美妇人咬牙,纤纤红蔻指着她。
    这时,从桥的对岸远远跑来一名着急作丫鬟打扮的少女:“夫人、夫人,您赶紧回去啊,老爷、老爷他受伤了,您赶紧回去看看啊——”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想到,真的出意外了。
    贪食很是惊讶地看向声音处。
    她……她说的都是真的?
    他蓦然地转过头,这时,清风越过粼粼的湖面拂来,幡猎猎翻飞而起,那道清清冷冷,如冰泉击玉,水冽空灵清秀声音的主人终于掀开了真颜。
    她微侧过脸,神色平静而漠空,当真是色漠而淡,她睫毛纤长掀动,轮廓清丽清晰至极,似那冰山雪花飘落茶蘼,冷极生艳,艳极而无色,无色却又产生另三种绝色。
    贪食不由得看愣了神。
    那一刻,仿佛是一种奇妙又注定的预兆。
    纷纷扰扰,熙熙攘攘之中,他眼中自撞入她后,便只有她的那一抹色淡而轻的身影。
    他那时候或许并不知道,他终于遇见了他一直都在等待的人。
    他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地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,生涩又害羞地跟她开口说了第一句话,看着她那一双波澜不惊黑瞳中模糊朦胧的自己。
    那一刻,他觉得很恍惚,他已分不清自己是谁了。
    或者说,她眼中的那个自己此刻是谁呢?
    司?抑或是始?
    是谁?
    这个答案,他很想知道。
    ...
    ...

    无广告手机站: m.biqi6.com 同步更新《九皇缠宠,萌妃十三岁》小说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